河南科技大学学报(医学版)

2019, v.37;No.132(03) 177-180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STAT3和HIF-1α在子宫内膜腺癌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
Expression and Clinical Prognosis of STAT3 and HIF-1α in Human Endometrial Adenocarcinoma

刘琼琼;梁利丹;何涛;

摘要(Abstract):

目的探讨信号传导及转录激活因子3(STAT3)和缺氧诱导因子1α(HIF-1α)在子宫内膜的增殖期、不典型增生及腺癌中的表达,分析其与临床预后的关系。方法收集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011年1月至2013年12月刮宫或者手术切除的存档石蜡标本,根据子宫内膜组织类型分为3组:增殖期组、不典型增生组和子宫内膜腺癌组,统计子宫内膜腺癌的临床分期、病理分级、淋巴结是否转移及年龄等,应用免疫组化技术比较STAT3和HIF-1α在3组中的表达情况(SP法),分析其与子宫内膜腺癌及其5 a生存率的关系。结果 STAT3和HIF-1α在3组中的阳性表达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,子宫内膜腺癌组的STAT3和HIF-1α表达较其他2组增高(P<0.05),其中STAT3和HIF-1α表达与子宫内膜腺癌的临床分期、组织分级及淋巴结转移相关(P <0. 05)。而且,HIF-1α的异常表达和STAT3的阳性表达呈正相关,二者与子宫内膜腺癌的5 a生存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结论STAT3和HIF-1α在子宫内膜腺癌的恶性转化过程中可能起协同作用,联合检测STAT3和HIF-1α对于判断子宫内膜腺癌的发生、发展及预后有一定价值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子宫内膜癌;STAT3;HIF-1α;免疫组化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

作者(Author): 刘琼琼;梁利丹;何涛;

Email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